聊城百科

聊城本地最全的百科知识库

首页|城市地理|经济社会|水城人物|教育旅游|人文历史|生活居家|娱乐明星

刘约

更新时间:2018-03-20 16:44:04 贡献者: 点击:

  刘约字博之,号黄石,东阿苫山人。

  刘约自幼便表现出异于常人的禀赋。八九岁时,他与一群伙伴戏水于溪水之中。打闹中,他的堂兄刘绍被其他孩子推入深水当中。刘绍入水,上举双臂,脑袋时出时没。孩子们吓得四散而去。刘约一头扎进水里,潜泳到刘绍身下。刘约先是用手抓住刘绍的双腿,往浅水处猛推;后便用头顶住刘绍双脚,尽力上推。这样,才把刘绍顶到浅水处。大人们闻讯赶来,听刘约说了经过后,无不伸出大拇指来,大加称赞。

  刘约的父亲刘观,因被县主簿诬告,家中财产荡尽。这样,刘约的幼年童年少年便是在贫寒之中度过的。日子虽然艰难,刘约读书的志向却是很高。他在父亲修建的私塾里,孜孜不倦地学习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刘约终于在成化二十三年成为进士,踏上仕途。

  成为进士之前,刘约奉父母之命成婚。刘约与徐氏订婚后,徐氏忽然因病双目失明。徐家翁向刘约说:“女儿不幸盲目,难做家务,现在我家退回聘礼,请你另找贤女吧!”刘约诚恳地对岳父说:“如果因为您的女儿失明了,我就抛弃她不娶她,那我成什么人了?”

  明代朝廷倡导礼制,规定在职官员的父母去世之后,要回家守制三年。百善孝为先。如果一个官员对双亲不孝,就没有了做官的资格。

  刘约成为进士后有了官职,上任没几天,父亲刘观去世。于是,刘约辞去职务,回到东阿老家,守制三年。

  三年过去,刘约去北京吏部述职。尚书王三原与刘约一番交谈后,十分赏识。于是,便留刘约在吏部任职。先后,刘约在吏部担任考功司主事、稽勋司员外郎、验封司郎中。这三个职务,都关乎一般官员的前途、命运。考功司,分管官员的绩效考核。官员父母丧亡,回家守制三年,扣足二十七个月俸禄之后,才能除服回任;官员因祖父母或父母年老,可以陈请“终养”,就是退休回家奉养老人。这类事情,均归稽勋司承办。此外,稽勋司还办理官员的出继、入籍、更名、复姓等事项。验封司则掌管文职官员的封爵、议恤、褒赠、土官(少数民族聚居地区的官员)世职及任用吏员等事。在这样的职务上,稍有不慎,就不会有清廉之名。而刘约,不仅自身清正,还要求下属公正、公平地处理事务。于是,正直有能的官员得到提拔,贪赃枉法的劣员受到制裁。这样,刘约便赢得了既清廉又能干的名声,得以升任河南右参政。

  刘约赴任后,驻南阳,分守汝南道(管辖河南省汝水以南地区)。刘约铲除豪强,惩治贪官,表现出雷厉风行的作风。他还颁布宽恤百姓、奖励廉洁贤能官吏的政令,并严格地去施行。刘约特别注重治理、整顿武装,裁去府、县兵中的老弱,增补精壮;加强训练。对屯田、军饷、兵械诸事,刘约也一一清理,使之井然有序。

  唐王府的一个属官做了坏事,虽然唐王求情,刘约说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,何况他只是一个小小属官。于是,便依照大明津法,对属官进行了惩处。属官心怀不满,便暗中窥探刘约是否有谋私之事,以便报复。但是,他用了好长时间,费尽心机,结果却是一无所获。得知此事的唐王,一是严厉训斥属官,二是对刘约更加尊重。

  刘约在南阳兴办学校,平均赋役,选贤任能,体恤百姓。特别是在百姓遇有不平之事时,刘约总是积极地妥善处理。对百姓,刘约有一种天然的亲近。对刘约这样的官员,南阳百姓深深爱戴。于是,经士绅倡议、商农响应,建起一座生祠,把刘约画像供奉起来。

  正德二年六月,刘约再次担任河南参政,分守大梁(今河南开封市)、河北(今河南、山东黄河以北地区)两道。刘约的年龄虽然越来越大了,但干事的热情毫不衰减。他除害兴利,改革弊政,举办公益,取得了很大的成绩。

  辖区内有百姓的良田一千余顷,徽王府以荒地的名义霸占,划归王庄所有。良田的主人纷纷上告。于是,巡抚便委任刘约勘察处理。经过巡查,刘约弄清楚这一千多顷良田,分别属于一百多个大户、三百多个小户所有。刘约愤怒地说:“王府把民田夺去,百姓靠什么生活!”于是,刘约便把这四百多个户主的名字记录下来,附在上奏朝廷的谏文里,刘约恳请朝廷下旨,尽快还田于民。徽王立即贿赂大太监刘瑾,请求保护。刘瑾是一个贪财之人,收下金银,自然偏向徽王。他矫旨复查民田,并且罢去刘约官职。直到正德五年刘瑾被斩,刘约才官复原职。

  刘约居官清廉,热情好客。这样的话,每年所得俸禄就所剩无几了。幸亏,他有一个贤内助徐氏,独力支撑家务。这样,刘约才能够于公务之暇,与客人高声交谈:切磋诗文、忧心国事。补充一句,此时的徐氏眼疾,经过治疗,已重见光明。

  刘约返回苫山村后,在洪福寺旁的东流精舍教书、作诗。对家务之事,他还是不闻不问。过往的同榜进士、官场朋友登门拜访,刘约与他们欢饮歌咏,一派天真。他著有一本诗集,名《黄石吟稿》。李仁、刘隅等人才,都是刘约的学生。

  徐氏的父亲与刘约的父亲刘观,都有轻利重义、乐善好施的名声。徐翁看到刘约虽然家贫,却知书达礼、勤奋学习,便以长女许聘。徐氏的两个妹妹都订婚富家。春节之前,男家给女家送节礼,两妹婆家丰厚,刘家微薄。于是亲戚邻里议论起来,看不起刘家。对此,徐氏坦然无怨。两个妹妹拿出绸缎送给姐姐,徐氏推却拒绝。

  操持贫寒的家庭,徐氏表现出心灵手巧的一面。她会做菜,善调剂,尽力让公婆吃上可口的饭食。她自己则粗茶淡饭,冬天里只穿一件夹衣御寒。刘约在北京吏部任职时,奉迎母亲苏氏来京。徐氏尽心照顾婆婆,让婆婆衣着舒适,事事顺心。这样,婆婆得以享年八十五岁。

  刘约于正德三年不仅被罢去官职,还被罚谷百斛(约1.5万斤)。这样,生活就更加困难,家境就更加萧条了。面对如此窘况,徐氏精心管家理财。她指挥家人,种谷植桑,赡养一家百口。

  刘约的几个儿子都机敏好学。每天晚上,徐氏做针线活陪伴儿子读书。夜深了,儿子入睡了,她才躺下休息。儿子考试取得好成绩时,子乐她乐;考得不好时,她则温言抚慰、热情鼓励,从来不严词指责、恶语相向。这样的话,儿子们就更加感动、愧疚了,学习的劲头自然增大。

  长子刘田任元氏知县后,给母亲徐氏买了一件新衣。徐氏嫌儿子花钱铺张,不太高兴。并且询问儿子是否用自己的俸禄买下的。她经常打听儿子做官的情况,如果听到有处理不当的小事,就派人或书信告诫。她经常让人捎运食物给儿子,进行资助。儿子刘田被选为户部员外郎后,母因子贵,徐氏被诰封为淑人。

  刘约清廉做官,一心为民;徐氏贤淑为内,精心育子。他们的努力结下丰硕的成果:儿子刘田、刘隅都顺利地考中进士,成为官员。两个儿子在官场上都有好的名声,都有大的建树。刘氏一门三进士,影响十分深远。